? ? ?一、如何生智慧?追求真相,坚信事实

? ? ? ?被视时代先知的伟大哲学家罗素1959年接受BBC记者采访时对千年之后的人们说了关于智慧和道德的两段话,其中关于智慧的话如是:“不论你在研究任何事物,还是在思考任何观点,你只需要问你自己事实是什么,以及这些事实所证实的真理是什么,永远不要让自己被自己所更愿意相信的,或者认为人们相信之后会对社会更加有益的东西所影响,只需要单纯的去审视什么才是事实。”也就是说,智慧就是要不断追求真相,无限接近认识事物本质,遵循事实探寻解决问题方案和途径。
? ? ? 以价值投资为例。有人说当前“现金为王”,但事实是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货币超发早已是全球性现象,现金只会源源不断地被创造出来,持有现金不仅不能“为王”,而是最大风险所在。王总以父母结婚之年的1967年作为对比年份,当年全国城乡居民存款余额仅有73.9亿元,到2018年底这一数字已达到72.4万亿,50年增长近1万倍,还不含数十万亿元规模的理财产品。美国政府小布什时期美元国债只有几万亿美元,到川普时代已达到了22万亿美元。基于这些事实,如果我们长期持有现金,持续的货币贬值必然导致个人财富极大缩水。

? ? ? 如何获得财富保值增值?戴维斯、费雪、巴菲特和行业内许多成功的投资人用成功经验告诉了我们要价值投资,即选择优质的投资标的,运用正确的投资方法,坚持长期价值投资,将财富保值增值转化为时间的函数。当能把年化投资收益做到15%时,我们会感觉所有的回撤都好像是假象,根本算不了什么。王总戏说自己精研《六祖坛经》,“白天管理资产,晚上管理情绪”,坚信价值投资坚持下去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精神状态,甚至信仰。

? ? ?二、什么是好企业?日出虚空,耳熟能详。

? ? ? 股票价值投资有四个环节:选股、买股、持有、退出。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选股。过去多年来我国证券市场面临的一个糟糕的问题是“十年一梦”,股指总体处在一个大幅波动的态势之中,当前股指仍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平。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其中没有可以坚持长期投资的标的。


中国上证综指2010年以来的表现

事实上,即使在相对很成熟的美国证券市场,在剔除通胀等因素的前提下,过去十年中大部分市场新增市值的80%是由10%的上市公司所创造的;同时,有75%的股票市值并未出现大幅上涨,这意味着大部分股票投资价值是很低的,投资这类公司股票的绝大多数资本无法实现获利。

美国标普500指数2010年以来的表现

那么如何从凶险异常的股票市场筛选伟大企业呢?伟大的企业往往具有以下几个基本特征:一是这个企业“如日出虚空”“如日中天”,我们睁眼可见,耳熟能详。如果我们把市场中企业按照涨幅排序后,会在名单前列发现有很多这类的企业。二是这个企业可让大多数人受益。伟大企业一定是在持续为众多客户、为社会创造更大价值。要找出这类企业也很简单,一方面这类企业具有布施精神,对员工、客户、产业链都非常友好,很多人跟着它发大财;另一方面,这类企业会有稳定、持续的分红。可想那些做假账、编故事、不Care中小股东,只为了从投资人口袋里掏钱的企业,当然不会把辛辛苦苦骗到的钱再分给投资人。三是这个企业具有专业精神,在一个领域专注从业多年。永远不要相信一个公司可以包打天下,“玩票的干不过玩命的”,众多行业发展未来均是第一名把第二名远远抛在身后,排名靠后的就没得玩。想找出这类企业很简单,只要关注沪港通、深港通中北上资金重仓的股票即可,因为这是国外机构投资者经过专业的投资分析后更加理性客观做出的选择。亚洲人往往赌博性强、投资性弱。

三、如何买好股票?锚定价值、耐心持有。

由于国内股票交易市场整体波动性极大,即使我们选对了投资标的,如果操作不当,仍然有可能不能获得预期收益,因此我们需要掌握一定的分析方法,能够正确的判断何时买入、持有多长、何时离场。

首先,要有一个判断股票真实价值的“锚”。例如,头部白酒企业属于消费类公司,其产品不断重复消费,而其市场经常性缺货,价格呈上涨态势,其股票估值“锚”就是其生产能力,即使在产品价格和估值水平不变的前提下,其生产能力的扩张就意味着利润增长、市值增长和股票上涨的支撑。保险头部企业,则其“锚”是其保单的数量,如果其保单数量呈现持续上涨,那么就可以根据这样趋势来估计公司未来的价值。

其次,要有基于宏观形势判断的信心之“源”。M2、利率、GDP增长率等这些宏观经济数据并不是宏观,而是一种微观市场情绪的表达。什么是宏观形势?宏观形势就是人类历史上的浩荡大势,例如改革开放四十年,1980-1990年我们解决了中华民族千余年未解决的“吃饱了”的问题;1990-2000年我们实现了轻工产品工业化,融入世界分工体系;2000-2010年我们推动了重工产品工业化,工程机械等领域把产业链连根拔到了中国;2010-2020年我们极速实现了城市化,建设了众多现代化城市空间。国家行不行?经济要崩溃?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国只要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全球交流,中国人有强大的向上力量,宏观向上向好的趋势就不会改变。要实事求是地看待政府、社会、市场中存在的问题。

第三,要有六祖所示改过必生智慧的“勇气”。我们投资股票、持有股票最痛苦的就是“波动的烦恼”,某些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给了我们虚假的无风险收益率,更是增加了持有股票的烦恼。股票投资是人性的放大器,更难走出的人性陷阱就是“人特别容易原谅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投资失误,对投资失误不能及时改正和改进。因此,我们要回到什么是智慧、如何生智慧的第一条“时时勤拂拭”,坚持实事求是,坚持价值投资。

第四,要能在“因缘果报”中听到“缘”的声音。价值投资并不是永远不卖,正如佛教世界生灭观“成住坏空”所言,就是在坏劫出现时,听到缘的声音,及时卖出股票。王总以其持有一只电力企业的股票举例,当主力消费市场供大于求的行业数据已呈现,以及上游煤炭价格上涨而电价限制政策却稳固不变时,卖出的缘分已“微风轻拂”了,要果断卖出股票。如果要等到“风声大作”显然已经晚了。

四、如何看待未来?嘈嘈杂杂中的优势基因。

王总特别谈到了如何看待中国的未来,透过社会的嘈嘈杂杂,感知我们未来发展优势基因。一是中国企业吸收了全世界最多的资本。目前腾讯、小米、阿里巴巴等众多中国优秀企业赴美国、香港等境外交易市场上市,近年来香港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IPO市场,同时随着国内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大量发达国家资金开始通过各类渠道进入国内资本市场。二是国内大量高素质劳动力源源不断流入市场。国内教育水平的不断提升为经济发展提供丰富的高素质劳动力。中国家庭具有重视教育优秀传统,为中国培养了大量人才,我们“工程师红利”还远远没有用完。日本经济发展停滞的主要原因是人口低增长甚至负增长,人口增长率低导致了日本经济缺乏活力,这个问题当然也可能会成为中国未来的一个麻烦。 三是由政府差别土地用途管制为工业经济发展创造了条件。我国较为特殊的土地所有制使得政府对于土地价格的调控能力远高于其他经济体。目前国内工业用地价格要显着低于商业用地与住宅用地,且短期内这一现状不会改变的大背景下,至少从用地成本来看我国对于生产性企业还是比较友好的。四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两种资源组织方式可使经济具有更大竞争性。国有企业在自然垄断行业、公共服务保障等领域组织资源,虽然其损失了部分效率,但释放了正外部性,支持了其他企业主体和社会成员发展。在自然垄断行业试想如果完全私有化,私人老板给予国内管理人员、生产工人较低工资待遇,而把大量资本转移国外,若干年后资源枯竭、环境污染,而老板早已在国外花天酒地了。不要说没有这种可能,俄罗斯就是前车之鉴。当然,在竞争性的领域必然要依靠民营企业组织资源,以市场化的方式提升效率、提高竞争力。五是国内成为全球最庞大的消费市场。中国14亿人口的统一消费市场,为企业商业模式扩张提供了有利条件。例如,瑞幸咖啡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全国开两千余家门店,依靠的就是国内强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的14亿人拥有共同的文化背景,使用同一种语言,拥有类似消费习惯,在某一地理区域成功的商业模式,可以迅速在全国推广。

王总在回答问题环节特别讲了一个故事: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曾问巴菲特,你的投资体系这么简单,为什么你是全世界第二富有的人,别人不做和你一样的事情?言下之意就是别人为什么不抄袭你。巴菲特回答道没人愿意慢慢变得富有。本次沙龙王总以非常应当前中美贸易摩擦之景的罗素关于道德的视频谈话结束,“爱是明智的,恨是愚蠢的。在这个日益紧密相连的世界,我们必须学会容忍彼此,我们必须学会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总会有人说出我们不想听的话。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共同生存,而假如我们想要共存,而非共亡,我们就必须学会这种宽容与忍让。因为它们对于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的存续,是至关重要的。”